专家呼吁正视老龄社会现实 树立新型养老观

  中新网北京新闻4月19日电 (记者 陈建)人口老龄化是贯穿中国21世纪的基本国情。要老有所养、老有所为,往往躲不开延迟退休问题。从欧洲情况看,由引进外来劳动力所触发的难民问题、社会矛盾、文化冲突相当大,难以在短时间内化解。那么扪心自问:“我们是愿意让老年人多干两年,还是从非洲找人来?” 

  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副会长、中国城市规划协会副会长袁昕今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说。 

  以“康养未来、跨界共赢”为主题的2019清华老龄产业高端论坛,4月19日在清华大学开幕。本届论坛由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社会科学学院、公共管理学院,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联合主办。 

老龄化是贯穿中国21世纪的基本国情 

  国际上一般认为,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达到10%,即意味着进入老龄化社会。中国是从1999年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的。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末,全国60岁及以上人口达2.49亿,占总人口比重17.9%。 

  清华大学中国新型城镇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尹稚在论坛开幕致辞中说,到2020年,全世界65岁以上的老年人,每四人中就有一人来自内地。欧洲很多国家从正常社会进入老龄化社会用了差不多100年,美国大约是60年,中国只用了18年。当所有发达国家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时候,其人均GDP基本在1万—3万美元,中国当时人均GDP才2000美元左右。 

  袁昕在论坛演讲中指出,2013年,中国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达到峰值10.06亿人,之后总量开始下降。从2027年开始,中国劳动人口将进入快速下行通道、以年均780万人的速度减少。 

  出席今天论坛开幕式的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会长刘维林在致辞中指出,人口老龄化是始终贯穿中国21世纪的基本国情,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是中国一项长期发展战略。 

  预计到2033年,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将突破4亿;到2050年前后将达到4.87亿,约占总人口的1/3,老年人口数量和占总人口比例将双双达到峰值。 

人是劳动力  更是消费主力 

  袁昕说:“没有新生儿、年轻人,哪来老年人?老龄问题不仅是现阶段的老年问题,也是每一个人的未来问题。”人口战略是国家的百年大计,老龄问题实质上是国家人口战略的最后一环。 

  人口到底是社会的负担、还是经济增长的动力?他自问自答:改革开放40多年,中国经济之所以能高速增长,甚至在当今国际贸易摩擦中保留一定底气,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国有庞大的人口基数和消费市场。中国的国土面积与整个欧洲差不多,人口比欧洲几乎多一倍。 

  以产业转型、消费升级为例,从前老人们没事干,就在家门口遛弯儿;现在很多老年人出去旅游,且有专门定制的旅游产品和服务;以前,大多数老人失能后只能瘫痪在家,今后可以去医养机构得到更好的护理…… 

  袁昕指出:老龄人口也是人力资源,未来城市会有更多适合老年人参与的工作。老龄人口也是消费群体,应培育提升老龄消费能力,提高老龄服务水平。老年人不是社会负担,他们可以发挥更大作用,城市和社会应该给予他们选择的可能和发挥的空间。 

  有研究预测,2015-2050年,中国用于老年人养老、医疗、照料等方面的费用占GDP的比例,将从7.33%升至26.24%。 

引进外劳不行吗?何必延迟退休? 

  本国劳动力短缺,引进外劳不行吗?社会上有那么多人反对,为什么学术界还时不时地提延迟退休? 

  面对这些问题,袁昕娓娓道来:过去100年里,中国人口平均寿命提高了约36-40岁。随着经济、医疗、科技等水平的提升,人口预期寿命还会不断延长,人的健康状态周期也在相应延长。中国很多发达城市中,人口平均预期寿命已经超过80岁。 

  2015年7月底,联合国人口署发布的《2015年世界人口展望》显示,预计到本世纪末,中国人口数预测的中值为10亿。 

  袁昕说,随着老龄化进程加速,中国社会人口总抚养比,即(0-14岁人口数+65岁以上人口数)/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数的比值,从2010年开始上升,2017年达到41%,2035年将达到57%左右。 

  假如有这么多人要“被养”,从哪儿引进劳动力、得引进多少?袁昕举了欧洲的例子,由引进外来劳动力所触发的难民问题、社会矛盾、文化冲突相当大,而且难以在短时间内化解。那么扪心自问:“我们是愿意让老年人多干两年,还是从非洲找人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