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参加过渡江和解放西南战役,复员后投身家乡建设不平凡的老人 不平凡的一生

张复志老人提起现在的生活,老人说,今天的和平生活来之不易,要活好在世的每一天,和牺牲的先烈相比,我很知足!

□记者柯慧敏

家住迎江区长风乡元桥村的张复志是一位94岁高龄、66年党龄的老党员,更是一位从战场上归来的军人,曾参加过渡江战役和解放西南的战役。

4月2日,记者来到了张复志老人家。今年已经94岁的张复志,一头花白的银发,一双目光炯炯的眼睛……虽然即将跨越一个世纪的磨砺,但老人精神矍铄,让人很难把他与94岁的高龄联系在一起。

看到有人来访,老人热情地招呼大家落座、喝茶。在采访的间隙,老人献宝似的把珍藏多年的勋章、复员证等摆放在记者面前,这些充满特殊记忆的物品,记述着老人不平凡的一生。

在血与火的淬炼中成长起来

张复志向记者展示了他的“复员军人证明书”。证明书写有“张复志同志系安徽省怀宁县长风公社人,于1949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原在0060部队炮兵营任排长职务,现为加强国家建设,准予复员。”这张加盖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红章的“复员军人证明书”,被他看作是自己军旅生涯的见证,一直保存至今。

而当回忆起当年的战斗岁月时,伤感、怀念便浮上他的脸庞,他的声音也略微低了下去。他娓娓地诉说着,似乎一切就发生在不久前。

张复志说,1949年,他听说人民解放军要来家乡征兵了,满怀着对军旅生活的热爱,报效祖国的憧憬,就果断去报了名,穿上了军装。随即投入激烈的战斗,在血与火的淬炼中迅速成长起来。

最让张复志记忆犹新的是渡江战役。“打渡江战役,炮弹子弹都在头顶上飞。好多战友昨天还在一起共同生活,一瞬间,都牺牲了。”张复志说,“那时候所有的战友没有一个人退缩,都在奋勇杀敌,哪怕是牺牲自己,也要战斗。因为我们是为了人民,为了和平。有时候经常会想起牺牲的战友,浑身是血,还死死地扣着扳机……”回想起那场战斗,想起牺牲的战友,张复志满眼尽是泪花。

在喊杀声中,战斗胜利了。经战友的提醒,张复志才发现自己身上多处挂彩了。在他眼里,这些根本就算不上什么,自己究竟受过多少伤都记不清了。说起自己命悬一线的经历,张复志摆摆手说:“那个年代,谁没受过伤,轻伤不下火线啊!”相比在战场上牺牲的战友,他觉得能活下来已经非常幸运。

脱下军装后积极投身家乡建设

经历渡江战役后,张复志又参加了解放大西南的战役。其间,中过暑、受过伤……各种滋味,只有经历过才能体会。

说起以前的从军经历,老人说:“打仗的时候非常艰苦,缺水缺粮是常有的事情,但是老百姓对我们好啊,在我们途经的路口,提供水给我们解渴;夜里露水重,怕我们着凉,就早早地为我们铺上一层草席,看着老百姓对我们这么好,我们更有动力剿灭敌人,不辜负老百姓对我们的信任。”

1957年,历经烽火洗礼的广袤土地百废待兴,张复志从部队复员后,脱下军装,回到了家乡,投入到轰轰烈烈的建设中,在钢铁厂当起了工人。1963年为响应上级号召,张复志又下乡做起了农民。无论在任何岗位,张复志依旧保持着军人的风范,处处严格要求自己,从不把自己过去的经历当成资本。

在他的影响下,1982年,大儿子张启平追随父亲足迹,投身军旅。然而意外降临,1985年7月20日,张启平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不幸牺牲。

大儿子牺牲时,张复志60岁。在得知大儿子牺牲了的消息后,张复志不哭不闹,安静得让人十分心疼,其老伴王金兰悲伤到喘不过气。

再回首这辈子没白活

提起大哥,老人的小儿子—今年47岁的张启庭说,“大哥是父亲引以为傲的长子,比我大8岁,也是家里的顶梁柱,我那时只有十三岁,大哥的牺牲让家里气氛很是压抑。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失去了大儿子后,老伴王金兰一想起来就是泪流满面,特别是每年到清明节的时候,总会一个人暗暗流泪。

“去年,有一天我走进里屋,一看我母亲正在抹眼泪,就猛然想起,大哥的生日快到了,母亲又想大哥了!”张启庭告诉记者,“父亲则不太愿意表露情感,只是说既然当了兵,就要做好牺牲的准备,家里人应该为他感到骄傲。”

经历过大半个世纪的风浪坎坷后,如今虽然已到鲐背之年,张复志依旧坚强乐观地面对生活,每天早上五点就会起床锻炼身体。“现在的身体底子全靠打仗那会的行军锻炼,那段经历,让我受益终生。”张复志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