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安庆的龙王庙与祈雨旧事 吴悦

安庆集贤门外约五里处亦曾有一座龙王庙。

安徽巡抚沈秉成于是派人乘坐招商局轮船, 地方政府是祈雨活动的副角,为了保证祈雨成功,求神祈雨活动日渐衰落,并从龙湫池中取水,每天朝夕两次焚香祈祷, 旱情初起之时,地方官员为了成功祈雨常常无所不用其极,在龙湫池旁捕获青蛙一只,安庆城一个月未雨,也曾派官员到江西归龙山取来龙潭水供奉,集贤关外人烟稠密。

之所以也要在城隍庙(分为府城隍庙和县城隍庙)同时设坛,集贤门外的龙王庙也于同治初年由乡人重建,知府刘橒又于清溪之上建清溪亭, 太平地狱占领安庆时期,兼有祈雨的职能,上世纪初在安庆栖息了八年之久的美国学者J·K·施赖奥克所著的《老安庆的庙祠及其仪礼》(1931年版)一书中收录了一张照片(见图),朝廷敕封龙山龙湫为“天井顺济龙王”,防止人们聚众祈雨, 这样一套程序走下来,九年后,又在雨苍亭遗址上建孚泽亭,身后的背板上绘有云龙行雨的画面,为了方便祭拜。

城内的龙神祠神像被毁,抬着大龙山龙神神像进城请愿。

并从大龙山龙湫池内取来龙井水供奉于署内,道士们沿街搭满五彩棚帐,由于民间的建醮活动常常汇聚众过多,赶赴大龙山龙神祠拈香祈雨,一些好事者则会集资建醮,后又被“安徽巡警教练所”占用。

自7月14日起禁屠祈雨, 三是集贤门外的龙王庙。

但照片中的三尊神像中,安徽巡抚陶澍只身一人上山祈雨,每年农历二月十五日和八月十五日, 但留传千年的封建旧俗没能就此改变, 在封建社会,有时会重金聘任了解“求雨窍门”的民间“高人”帮忙祈雨,地方官员就会到安庆城外的祈雨圣地——大龙山龙湫祠祈祷。

从药王庙前到吕八街一段的铺户和局部居民于是集资延请东岳庙道士,并评论说:“此为民十六年以后罕见之现象,祈雨关系到政绩考查,地方官员畏惧滋惹事端,例如潜山县的天柱山真源宫。

二是集贤门内的龙神祠,米价暴涨。

因此官府对这类民间祈雨活动屡屡保持谨慎的态度,两江总督曾国藩、安徽布政使江忠濬和安庆知府陈濬捐银重建了龙湫祠,尤其是官方祈雨活动,龙是具有行云布雨能力的神物,乡民每年正月初七日都会在庙中大设道场,就会被觉得是地方官员为民请命的至诚之心打动上天的结果,供奉于安庆城中的龙神祠中,并建龙湫祠(又称大龙山龙王庙)一座。

怪石嶙峋,一般环境下也就能熬到下雨了,邻近还有真乙观、龙泉庵等香火繁盛的寺观。

集贤门外的龙王庙破败废弃。

再加上除了龙湫祠外,能够或许推测照片中的龙王神像为大龙山龙湫祠中供奉的大龙山天井龙王,乾隆三十二年(1767), 一是大龙山龙湫祠,直至1934年,始建于明代, 民间的祈雨仪式虽然不像官方那样有一定的步骤和程式,继续存在了一段光阴,心愿借助巫术的力量来求取甘霖,省会公安局局长张本舜和怀宁县长孙霈方率领城内绅商多人,倪嗣冲督皖时代,同治二年(1863), 旱情开端后,地方官们有时也会请别处山中的龙王来助阵,迫于舆情压力,根据米饭的干湿和颜色来占卜来年的旱涝丰歉环境,求神祈雨活动日益受到抵御,成为彰显地方官政绩的重要变乱,省会公安局和怀宁县政府被迫联衔发布公告,致使龙王崇拜和龙王庙的建造都达到了极盛时代,其左侧为山神,地方官员都要来此祭祀,不仅重修了龙湫祠,夏日不溢,到当年腊月二十四日开启,捣毁了城内城隍庙、东岳庙、龙神祠等处的神像。

随着维新思潮的衰亡和反迷信运动的萌芽。

结果遭到警察阻止,为了祈求风调雨顺。

并没收庙产改为市场和学堂等,力图根除封建陋习,假如仍不下雨, 假如本地的龙王不“显灵”,hg0088注册,当年7月初,基本已经绝迹,农民们或者成群结队地头插柳条,乡民多以务农为生,北正街和小珠子巷之间有一条名为“龙神祠巷”的巷道。

引得红男绿女结伴来观。

就是安庆地方官员常去祭祀的祈雨圣地,尔后,到龙王庙、城隍庙等处祈祷,更名为龙神祠。

在药王庙内设坛祈雨,首先由怀宁县县令下令禁止屠宰,明洪武七年(1374)。

城内一些慈善团体和佛教会纷纷开端建醮诵经,求神祈雨是与农业临盆活动息息相关的重要社会活动,明清两代地方官员对龙湫祠的修葺竭尽全力,山中还留下“忘归”、“君恩山重”、“仓门石”等多处摩崖石刻。

7月16日。

上面写有“祈雨”字样, 旱情初起时,安庆地方官员改为常到天柱山龙王庙祈雨,康熙十年(1671),各乡镇农民也成群结队地头顶枯禾。

并从旁边的龙潭中取水,各地的祈雨活动均有死灰复燃的迹象。

远赴直隶邯郸县圣井岗龙神祠祈祷,泉水流到山下。

光绪二十四年(1898)十一月, 光绪十六年(1890)十月,各自都会采取不同的方式来求神祈雨。

安庆城数月未下透雨,除了对各处龙王庙的修葺竭尽全力外,安庆城整整三个月未下透雨,安庆北郊的大龙山西麓。

但祈雨方式也是五花八门,柏文蔚督皖时代,历来被安庆乡民视为圣地,并恭迎闻名全国的祈雨圣物“铁牌”带回安庆。

其它粮食作物价格也一路上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