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莲社 ■洪放,桐城人,现居合肥。中国作协会员。出版有长篇小说、散文集多部。

穿过余家湾的那些小巷,沿着一条细长的流水,黄昏时分,到达净土莲社。里面有诵经之声,我便立在进门的院子里。一丛芭蕉,正融入黄昏的幽冥。香火的气息,也开始慢慢散尽。这即将到来的夜晚,应该是真正属于这些修行人的夜晚了。

我一直以为:香火是一种清供,也是一种打扰。

修行本就是姿态。当年弘一法师,苦修悟道。但是,果真得道否?法师圆寂之前写:悲欣交集。这是大悲悯,或许也是大彻悟。而众生觉悟平平,读出的或许更多是大苍凉!如此讲,这莲社的黄昏,便是一个奇妙的节点。祈求的人们回到了世俗之中,莲社的风铃也停下来了,香火也渐渐熄灭,蒲团上跪着的背影,那才是真正地进入了内心的背影啊!

一缸清水,一片荷花。越来越重的黄昏的影子,拖长了莲社的静寂。记不清是多少次了,只到这里来走一走,呆上一会。从前,与那个已经圆寂的老师太讲过些话。那些话,甚至比俗世中的话还更加俗世。可现在想起来,那都是最有意味也最有嚼头的话。修佛亦如种菜,老师太说:种得好不好,外人并不知道。只有自己才能看得见,那些虫子是不是钻进了菜心?或者,那菜的根部是不是早被雨水给浸烂了?

那么,佛呢?我问老师太。

老师太说:哪有佛?佛在哪里?

我沉默。那时也是黄昏。净土莲社的西墙上居然还停着一小缕阳光。而近处,余家湾里,炊烟正在升起;稍远一点,那废弃的教堂顶上,十字架的影子正被一只鸟翅掠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