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桐城人

我的老家在桐城,姥姥和妈妈都曾在那儿生活过。

姥姥说,老家有一排排平房,一口口古井,一片片竹林……一到饭点儿,大家都搬出小桌子,来到家门前,一边吃饭,一边和左邻右舍们聊天。屋后,还有一条清澈的小溪。溪水长年欢腾着、奔跑着。即使是旱季,小溪也不会干枯。古井里的水十分甘甜,姥姥从来不喝矿泉水,更不喝饮料,她总是祥林嫂一般地唠叨:“这哪有老家水井里的水好吃?”

姥姥说,在屋子的不远处,总有牛耕田的情景,好像人们天天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似的。每每说到此,姥姥的眼睛都望向远方,眼角都泛着泪花……我也眺望远方,幻想着自己能有一天“策牛奔腾”,那该多美好呀!

妈妈说,桐城有许多小巷子。巷子里,总会有挑着担的货郎在卖东西。小时候,妈妈常常拿着塑料袋、胶皮去和货郎换馓子、麻球、拨浪鼓……有一回,她居然拿了姥姥的新凉鞋去换东西。“一只新凉鞋呀!”妈妈瞪圆眼睛,反复强调着,好像要把那只凉鞋,放大成限量版“路易·威登”。因为这只“路易·威登”,妈妈被姥姥追着两条街,最后在一个小竹林中,妈妈侥幸脱身。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妈妈还拔回两根竹笋呢,姥姥见了又好气又好笑。每每说到这件事,妈妈的眼里都充盈着笑意。我不解地问:“那鞋一定很贵吧?”“贵什么呀!块把钱!”妈妈懊恼地说。姥姥听了,总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怎么不贵!那时候的块把钱,够你吃几顿肉啦!”妈妈不解,我更是不解。

妈妈还经常提起桐城中学。妈妈说,桐城中学里绿树红花,高大的教学楼如同一座宝塔一般,镇在校中央。妈妈说,那是桐城文化的浓缩点。你瞧妈妈那骄傲的样子,似乎桐城中学是她的一样,哈哈!

清明时节,我也来到了桐城。货郎众多的小巷里已不见货郎,大大小小的超市里,商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那个让妈妈侥幸脱身的小竹林,已成为了大型游乐场,一排排平房变成了高楼大厦。楼道间,老人们摇着蒲扇,拉着家常,欢声笑语荡漾在楼道间。我到处搜寻古井,怎么也找不到。姥姥嗔怪道:“没了,早没了!”继而,姥姥又释怀了:“自来水多好啊,不用打水,不用挑水啦!”

我来到了桐城中学,啊,这可真是“文人的天地”呀!即使是假期,还有许多大哥哥大姐姐们呢!他们三五成群地捧着书,读着、讨论着、争辩着……

姥姥带着我和妈妈来到了桐城最有名的地方,也是姥姥提得最多的地方——六尺巷。姥姥说:“六尺巷还是六尺哦!”妈妈说:“周围的高楼大厦多啦!”我指着巷子尽头的牌坊说:“妈妈,那上面有字!”妈妈语重心长地说:“那是谦让二字。咱们桐城变化的东西很多,唯独这个没有变!”妈妈摸着我的头,坚定地说:“不论什么时候,谦让,都不能变!”我重重地点点头。

望着六尺巷,姥姥满怀深情地说:“没变,一点儿也没变!”我和妈妈相视一笑,故意说:“变啰,变化可大啰!”

铜陵师范附小校园小记者王玉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